四天工作會否成為出路之一

【返工要轉型】 四天工作會否成為出路之一?

Oct 07,2020
By Paul

【返工要轉型】四天工作會否成為出路之一?

危機就是轉機,新冠病毒在全球爆發,正好讓人重新反省很多一如既往的行事方式是否應該轉變。疫情期間,最受影響的場所之一當然是職場。很多公司因為疫情的關係而被迫實行在家工作,很多業務和工作會議要轉到網絡平台上進行。港人熟悉的時裝店Zara更因為母公司要加快轉型至網上銷售而關閉了全球約1,200間門店。

另一個漸露頭角的轉變,或許就是四天工作。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最近便發表講話,鼓勵僱主考慮實施四天工作制,以推動本土旅遊業、增加生產力和改善工作生與活平衡。這種破格的想法究竟會否成為職場的出路,仍然要拭目以待,但大家不妨趁當下的危機用心反思一下。

圖片來源: FREEPIK

行事方式是否應該轉變

何謂四天工作?

真正的四天工作制並不是重新分配工時,將40小時的工作時間攤分在四天裏,而是按比例減少每週工作的時間至32小時左右。

這個制度開始受歡迎的原因很多。第一,學校停課,令許多家長需要花額外的時間照顧留在家中的小朋友。第二,公司需要減少辦公室的人數,以減低染病風險。最後,很多人因為疫情關係而失去工作。理論上,四天工作能減低每個人的工作量,從而增加職位,變相讓更多人分享到工作的機會。

最前衛的做法,莫過於薪酬和福利不變的四天工作制。這個近乎天方夜譚的想法其實也有根據的,微軟日本上年便做過一項短期測試,在五個星期的四天工作期間,發現員工的生產力增加了40%。此外,辦公室的用電量和紙張消耗減少了23%和59%。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員工們都工作得更開心和起勁。除了微軟日本,世界各地均有公司開始實施四天工作制,其中更不乏效果理想的例子。

何謂四天工作

工作道德觀

如果四天工作的好處這麼明顯,為何它仍未成為社會主流?這個問題其實早在150年前便存在了。有些人認為這個改變牽涉了整個工作體系的轉化,所以絕不簡單。不過,更重要的原因其實根源於勞資雙方對工作的看法。

過去有不少哲學家反省對工作的看法,包括拉法格(Paul Lafargue)、羅素(Bertrand Russell)和凱蒂‧威克斯(Kathi Weeks),他們發現雖然縮短工時的好處就在眼前,但人們仍抗拒接受這個改變。箇中原因包括根深蒂固的「工作道德觀」─ 勤勞就是美德,遊手好閒是一件危險的事。除此以外,根據羅素的話,就是:「有財有勢的人不想讓窮人享受餘閒。」

要改變這個局面,員工和老闆都需要看清楚「工時並不等於生產力」,真正重要的是工作效率。縮短工時如果能改善員工的工作和生活平衡,從而提高他們的生產力,同時減少老闆的營運成本,其實是雙贏的局面,值得考慮。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危機之下,四天工作或許就是化危機為契機的策略之一。

工作道德觀